AG捕鱼-AG捕鱼平台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96人参与 |  2020年03月17日 19:04|  作者:   |  评论:0
  摘要  

...

爆竹除旧,桃符更新。每逢此对联出街,中国人都知道:要过大年了。

世事变迁,传统习俗一代一代传承,却也在传承中,迎接着新的变化。

就拿年俗来说,对联依旧在,福字贴门前,人们可不再只是看了,他们拿着手机,兴冲冲对着“福”字一阵扫,然后彼此欢呼,就像获得了大惊喜。

总有人说,怎么年味越来越淡呢?其实,不是年味淡了,年俗也并未丢,只是年轻人们,正在用他们的方式,去诠释新年,传承年俗。

中国新经济研究院调查发现,旅游过年、集五福、手机抢红包、云拜年成为四大“新年俗”。但是,不管“新年俗”形式形形色色,但年俗内涵万变不离其宗:即追求团团圆圆、和和美美,是过年不变的主题。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第一部分 近年来我国年俗活动变迁情况

(一)记忆中的年俗

浙江省民俗专家顾希佳表示,春节俗称过年。在浙江乡下有“入年架”、“忙年”的说法。在杭州一般以为,进入农历腊月就意味着春节的开始,吃过腊八粥,便进入传统意义上的春节,一直到正月十五的元宵节闹过之后,春节才算真正结束。越接近除夕,年味越弄。

杭州春节的主要民俗事项有以下内容:

1、腊八。腊月初八,古代称为“腊日”,俗称腊八节。宋代临安(今杭州)寺院已有腊八粥,后逐渐传入民间。杭州一些药店,也逐渐形成在此日熬制腊八粥布施民众。许多家庭在腊八节也以胡桃、松子、莲子、枣儿、花生、桂圆、荔枝等煮熬,送给亲友,名曰“七宝五味粥”。

2、除尘与办年货。“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从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小年节起,你们便开始“忙年”:家家户户都要打扫卫生,洗头沐浴、准备年节器具等。

3、送灶接灶。腊月二十三日晚上要“祀灶”,又称“送灶”。

4、交年贴春联。腊月二十四这一天称为“交年”。各家都要张贴新的年画、春联和窗花,贴上新的门神。

5、封门甘蔗。春节期间杭州许多人家要“封门”,用红皮甘蔗两支,用红绿纸束上,关门上臼,并以甘蔗靠在大门上,称为封门甘蔗,不到天明不开门。

6、除夕祀神祭祖。

早些时候,有的地方一进腊月就忙开了,也有的至迟是农历腊月二十四“祭灶”开始忙。先是备年货,腌菜、杀猪捕鱼、打年糕、酿年酒、砍年柴,无不是为了过个年。主妇要准备一家人的新衣新鞋新袜,村里要准备演戏、舞龙舞狮、扎制灯彩,都得忙。一般开了年还得走亲戚,人来客往。旧时交通不便,走着走着就走到元宵节了。

杭州人有个说法,过年是“放魂”,就是放松了去玩;过了元宵,要“收魂”,该干啥干啥,不能老是玩,得收收心了。

老一辈浙江人过年,牢记“感恩”这两个字。一是要在年节里祭祀神灵,感谢大自然的恩赐。人们祭灶,也是感谢灶火给人们带来的美好生活。杭州人旧时过年要祭水井,封井几天,让井也休息休息。在舟山,人家在年三十夜把年糕切成小块,挂在家中各种用具、农具上面,连筷子也顾及到了。 有的地方连家里的猫狗也要吃好一点,甚至还要给老鼠留一点饭食,俗称“老鼠娶亲”。总之是在曲折地表达着一份情意。他们更要在这时候祭祀祖先。祭神和祭祖,是过年必不可少的仪礼。

感恩的第二层意思是指走亲戚,借此机会大家见见面,说说话,吃吃饭。如今经济条件好了,许多人都喜欢在饭店请客,邀请大家来聚聚。在外闯荡的人要赶着春节回家,也是为了大家聚聚,借此机会修复和重温人际关系。

元宵节及其前后的狂欢,总是会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有的粗放狂野,有的精美细腻,可谓精彩纷呈,不胜枚举。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二)如今老百姓眼中的年俗

1、走访调研1000人,通过问卷数据得出结论:最受欢迎的十大年俗为:看春晚、年夜饭、集五福、贴春联、走亲戚、手机抢红包、云拜年(网购年货、视频拜年)、全家游、穿新衣 。

看春晚是当之无愧的“年俗”之王,无论男女老少、无论身处何方,吃着年夜饭一起看春晚是绝大多数家庭除夕“必打卡”。调研数据显示,90后是春晚的忠实粉丝,超过60%的90后选择“必看”。而“边看春晚边扫福”成为很多90后的新习惯。同时,在优酷看直播、在B站发弹幕也是90后、00后看春晚的标配。技术正让传统年俗焕发新的活力。

发压岁钱是中国延续千年的年俗,同样也是最受孩子们喜爱的。数据显示,福建孩子收到的平均单个压岁钱红包高达3500元。而广东作为红包界的一股清流,一个红包平均50元。

超过77.2%的人表示春节集五福已经成为新年俗的一部分,年味更浓了。自2016年2亿人参与集五福,至2019年大年三十晚上10点,支付宝五福的集齐人数最终定格在了4.5亿。换言之,每三个中国人,就有一人在集福、扫福。有网友称:以前,看春晚、吃饺子、放鞭炮是除夕夜必选项,如今,一家人集齐五福在除夕夜等着开奖,也成了过年的标配,集五福也成为了新时代下的新年俗,不仅为自己纳福,也把福气传递给亲朋好友们。

而有些年俗却逐年消失。舞狮、放鞭炮、杀猪、手写春联被选为逐渐消失的年俗。顾希佳认为,随着时代进步、移风易俗需要,部分年俗被新年俗替代,但是只是形式的变化,祝福、感恩的内核不变。

2、其中,传统年俗有六个,新年俗有4个。

除了一些传统年俗,全家游、集五福、手机抢红包、云拜年成为四大“新年俗”。其中,选择四个选项最多的来自:深圳市、杭州市、上海、南京、广州、东莞、西安、北京。

3、交叉应证发现,这10个城市也是过去5年,集五福人数最多的20个城市。

过去5年,最爱集五福的城市为:深圳市、杭州市、苏州市、东莞市、广州市、武汉市、南京市、西安市、无锡市、上海市、合肥市、宁波市、北京市、成都市、青岛市、济南市、沈阳市、佛山市、长沙市。

2019年春节,全国有2019位支付宝用户抽到了全年帮还的花呗“花花卡”。中奖人数最多、福气最好的前三大城市是上海、北京、广州。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4、原因分析

a、移风易俗+生活水平提高,部分传统民俗逐渐成为平常

除夕,门前贴着外公亲手写的春联和福字;厨房里,外公、妈妈和婶婶们一起包着饺子,炉子上不断冒出的热烟,迷了崭新的窗花;弄堂里,孩子们丢着响炮追逐嬉戏……这是我们记忆中的春节。过春节、贴福字、拜大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每逢过年,忙碌了一年的家人亲戚都回到老家,开始筹备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这是一家人最热闹的时候。

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前只有在春节才能享受到的吃喝玩乐在日常生活中变得再普通不过了。新衣服,随时随地网上买,2019年,单是天猫双11全天成交额,就达到了2684亿元人民币;买吃的,五湖四海,一个天猫尝遍全球……

而随着大家对环境保护、安全防范意识的提升,烟花爆竹逐渐从春节的舞台退去。

b、互联网爆发,让新年俗异军突起

互联网的出现让“年味”又迎来了新的爆发。《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为8.54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61.2%,网站数量518万个。中国网民占全部人口比例高出全球平均比例的4.2个百分点。

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网民绝对数量和占人口比例都处在世界前列,足以看出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程度和速度。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电商、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共享经济等是中国创新力度最大,项目最多的行业,并且创新衍生出新业态层出不穷。

互联网拉近了物理上的距离。技术的发展,让你无论身处哪里,通过小小的屏幕,就能为父母买到几千公里外的年夜饭;社交平台上道一句“新年快乐”,即使身隔万里,也能一起过年;刷刷微博,春节期间好玩的好看的,你都像亲身参与;想过个难忘的新年,网上订张机票,带着全家去旅行……

互联网悄然改变了人们的相处模式,却也让相处,变得更为简单。于是新年俗出现了。

第二部分 互联网科技发展对我国传统年俗活动的影响

年俗指的是人们行为方式中约定俗成的做法,是一种行为文化。影响它的最主要因素是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新的生活方式自然会产生新的年俗习惯。

在阖家团圆的时刻,看春晚、吃饺子、贴春联、放鞭炮等是中国人民的传统习俗。近些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络在过年方面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网络空间里各式各样的过年“新民俗”与传统习俗的交融,共同营造着更有活力、年味弥漫的中国年。

在浙江省民俗专家顾佳希看来,民俗总体观念是:民俗总是在变,但它又并非时尚。时尚可以天天变,民俗既要变,又要有沉淀,有传承性,才能称得上是民俗。

如今年俗目的不变,形式变了。一张一弛,皆是文武之道。而无论年俗怎么变,都是感情的交流。无论新旧都寄托了人们的美好愿望、体现了过节的文化气氛。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一)年俗观念更新

就跟看了春晚才算是真正迎了新年一样。年俗,是春节的一种仪式感。

过去,全家一起看春晚,盯着一块屏幕。如今,春晚已成了“双屏”互动,电视屏、手机屏,同时进行。除了刷热搜,全家老小还能一边看一边跟家人激动互动:“我抢到了!” 春晚,似乎变得更年轻了。

有人担忧,网络会疏远亲人朋友。而事实上,网上过年的兴起正在形成一种新的过节风俗和人际交流方式。“数字时代已经到了,我们只有跟上步伐。但是如何在往前跑的同时,不丢掉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传统,是需要我们去想办法的。“浙江省民俗专家顾佳希表示。

比如,近些年流行的“网上发红包”,其实是压岁钱的网络形式。一般意义上,压岁钱是长辈对晚辈,网络红包却没有这些顾忌。红包不在于多少,而是一种人际关系的体现、一种情感的表达。

比如,曾经有一段时间,中老年人发现无法参与年轻人的春节“手机狂欢”。而支付宝“扫五福”活动出现后,越来越多老年人愿意使用参与到新年俗中来。过去5年,每年老年人参与支付宝集五福逐年增长。数据显示,每年参与的中老年人逐年递增(2017年为10%,2018年增加了12%,2019年增加了15%)。

再比如,出境游中,两白人群增长最快。白领和白发。以前是“父母在,不远游”,现在是“父母在,一起游”。飞猪数显示,2019“十一”期间,国人出境游移动支付消费再创新高,人均支付接近2500元,同比去年增长14%;单笔消费金额同比增幅达11%。从年龄段看,“一老一少”两头出境游人数增长最快,其中00后增长高达130%,60前的人数也增加了近3成。一些小众出境游目的地成为打卡新“热点”,黑山、乌兹别克斯坦、塞尔维亚的出境游预订量,同比分别增长1418%、469%和176%。

也许正是因为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的融合,传统年味之中也多了青春、时尚的味道,这种新的网上过节,也逐渐会成为数字时代的新民俗,满足大众对节日联欢多元化娱乐需求。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二)年俗形式更新

四大新年俗:

1、集五福:全民扫福

从2016年至今,支付宝集五福活动已经推出5年时间。5年时间里,五福活动也一直都在变化。自2016年开始至今的四年时间里,支付宝五福活动的参与人数逐年递增,分别为:2亿、3亿、3.6亿、4.5亿。四年时间,【福】字被扫的次数超过了100亿。这一股春节的狂欢,从国内延伸到海外,从全民互动,变成了全球互动。

2、云拜年

4G的高速发展,让“云拜年”迅速流行起来。网购年货、视频拜年成为潮流。

网购年货不仅方便快捷、品种多样,更能够让远在海外、外省市的亲友也能分享祝福。数据显示,中国人2019年网购10万亿,天猫年货节已卖出全国3.8亿斤的农产品。过去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变成了现在“人未到心意达”。

从电话拜年、短信拜年到短视频拜年,科技的发展影响着传统春节的习俗,越来越多年轻人乐衷于通过视频电话、短视频等方式给亲友送祝福。抖音数据显示,去年春节期间,过年回家,与父母合拍一段抖音正在成为子女与父母交流情感的新方式,一段段短视频记录了与父母相处的温情瞬间。报告显示,春节期间,多人合拍视频增长43%。

3、全家游

除了合家团聚走亲访友,旅游过年也成了一种新民俗。人们出境过年或者去国内其他城市过年,即使是在家过年,也会带着家人来个周边游,给全家共度的时光增加多彩记忆。

飞猪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外出旅行的整体人次比2018年增长了19%。其中,境外游的增长达28%,全球各地海岛游增长超90%。集中在四小时飞行圈,港澳台地区、日本、泰国是大家最多选择的目的地。从项目看,祈福、逛博物馆、带孩子游乐园和看动物,是最受欢迎的海外项目。90后带父母,三人出行增幅40%。在我们的问卷调研中,老中青三代同游的占比,超过30%。

4、手机抢红包。

自2014年春节起,电子红包玩法越来越多,金额也屡创新高。除了支付宝外,京东、苏宁、百度、今日头条、新浪微博、银联云闪付、口碑、快手等平台也纷纷推出红包活动。移动互联网的出现,移动支付的不断普及,春节网络红包已然成为春节新风俗。

问卷显示,超过90%的市民都给家人发过电子红包。此外,互联网红包弱化金钱属性,强化情感交流和趣味互动,这些新仪式获得了更多约定‘俗’成的生命力。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三)年俗文化内核不变

有中老年人担忧,互联网固然好,但是新一代的年轻人们,是否还会为传统年俗买单?

其实,万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文化。

调研数据显示, 90后、00后成为春晚主力军,分别占据了34.4%、27.2%的比例。他们是春晚的忠实拥趸,只是与前辈们的观看方式不同。60、70后在电视上看春晚,80后在朋友圈看春晚;90后在弹幕看春晚;00后在微博看春晚。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他们也拜年。90年代登门拜年;00年代短信拜年;10年代电子红包+年货云拜年 。即便是游走于互联网之上,但是春节期间的亲友聚会,依旧占据了各大餐厅、娱乐场所。而互联网的出现,只不过将拜年这一形式,变得更为方便。

比如,以支付宝集五福为代表的互联网科技对传统福文化的传播起到到重要作用,能打破地域限制和年龄鸿沟,一起欢度春节。特别是福文化的兴起,让年味弥漫的半径更大了。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例子:

a、海外华人参与集福。

不仅中国人爱扫福、集福,越来越多的华人、外国友人也加入到“扫福”中来。数据显示,最爱扫福的国外城市中,东京、曼谷、新加坡、首尔、芭提雅位列前五。通过扫福,“福文化“也开始走向世界的更多角落。地球最南的南极中山站和最北北极圣诞村,用福字来迎接春节的到来;在澳洲,一家商户的美女营业员,用毛笔字写下了中英文对照的“五福”春联,以此吸引中国游客。店家表示,在他们眼中,福字就是中国版的“圣诞树”,是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标识。春节前夕,土耳其、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的大使、领事们也亲自用毛笔书写了“福”字,为中国人民拜年。中国的福文化也越来越被人们所知晓。

今年,已经有30多万家海外商户主动用各种“福”装饰自己的店面,欢迎来旅游的中国游客。国资委新闻中心副主任闫曾对媒体表示:“央企有数十万员工在海外,分布于185个国家和地区工作,其中很多人已经连续七八年没有回国跟家人团圆”。“五福”将中国传统的“福”文化在全球传递。

b、送福。

全国前三“送福”城市:上海、北京、广州。送福卡成为拜年祝福标配。“福卡,很容易联想到福字,这背后还有我们一个很理想化的想法”,支付宝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身边总听到‘年味淡了’的说法,贴福字这样的年俗都被淡淡忘却,我们希望用扫福字集五福的方式,让更多人的家门口再次贴出福,收获福”。

确实,淘宝数据显示,过去2年,春节期间淘宝搜春联、福、红包的关键词搜索涨幅超过200%~300%。

互联网带来四大“新年俗”,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新年俗报告

第三部分:新时代、新年味 + 老传承,文化味=新年俗

中国新经济研究院专家、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徐剑锋表示:“科技让过年更绿色、更便捷。“而新时代,新味道,融合进老传承、文化味中,就是新年俗。

在他看来,互联网可以对春节的影响,主要分三个方面。

首先,新的时代,自然就会有新的年味。“我小时候给长辈拜年都需要敲门磕头拿糖果,后来是寄信、发明信片,再后来打电话、发短信,后来用支付宝红包直接转账,以后说不定直接VR拜年了。以前还会去银行取新钱包红包,现在直接手机到群里发红包,热闹又喜庆。这背后的是通信从2G到5G的跨越,科技感爆棚。“

其次,新年俗的出现,也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要求。“现在过年基本听不到鞭炮爆竹声,也很难见到走街串巷拜年的热闹场景。这其实也也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绿色发展的环保要求。另外,现在社会节奏越来越快,普通人不再满足于物质需求,而是向更好的精神满足跨越。特别是浙江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初步迈入发达经济水平之后,很多人过年都选择了境外游。一家人出行,既可以增长见识,体验异域文化,又可以增进家庭亲情。“

最后,无论年俗怎么变,不变的都是亲情,是对美好的渴望和祝福。尽管年俗有了各种形式的变化,但是调研显示,超过7成人认为“年味更浓了”。“例如,集五福,其实也是一种新年俗,原来贴对联,现在扫五福,年轻人更熟悉的手机成了新载体,年味在科技中升华。集五福其实也是一种亲情的链接,通过‘我的家’和全家福,在网上传递幸福,迎新春,传递福气、传承年俗的价值在不断被扩大。集五聚集了新时代火热的年味。这几年,常常有种‘福到年才到’的感觉。“

【来源:钱江晚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